TEMPLATE
产品搜索
友情链接

百度 点击进入 百度

微信旗舰店 点击进入 微店

 

外地人疯狂涌入抢不到房,雄安人却还在田里拔草。房价已经一夜从五千涨到一万 八 。。。。

外地人疯狂涌入抢不到房,雄安人却还在田里拔草

香港凤凰周刊2017-04-03

“此刻,在我老家保定,一个县城,房价暴涨到一万五。今晚大家全都在抢房,业务员大喊明天直接涨到一万八。我舅舅已经抵达现场,在现场给我发视频,问我要不要投资!”4月1日凌晨12点,在太原一家龙头房企工作的保定人王小丽(化名)在朋友圈激动地发消息:“我要回家,建设首都副中心!”

一夜之间,京津冀协同发展亮出最大底牌:地位比肩深圳特区、浦东新区的雄安新区如同从天而降,相关解读刷爆朋友圈。次日一大早,昨天还是雄县、安新和容城的三地,已经变成了雄安新区。新区百姓惊讶地发现,大量外地车蜂拥而入。

在安新一家售楼处门口,一位外地人士正在查看门口的封条。

街道上,每个路口都可以看到交警在指挥拥堵的车流;在每个售楼部,尽管门口都贴着划着大叉的封条,但是挡不住好奇的外地人上前查看究竟。雄安新区,在舆论上快速雄起。

“村里到处喜气洋洋,好像刚过完的年又回来了。”

一位在田间行走的当地农妇向本刊记者说:“我上午还去麦地拔草,没想到晚上我儿子就给我打电话说我们要变成副都人了,以后和北京一个待遇,真是吓了一跳,这清华北大都不一定能弄得上副都户口啊。”她说,“村里到处喜气洋洋,好像刚过完的年又回来了。”

“消息公布后,三县的朋友圈炸锅了。多少荣城人一夜未眠!”肖立向《凤凰周刊》记者表示,2号一大早,大家赶紧从网上到了网下,继续发表对这事的看法,并不断转发网络上对此事的评论,“感觉我们这三个县加了外挂,分分钟要上天,全世界的目光都对准了我们。”

有人从兴奋中平静下来,问记者说:“你说是不是成了副都人,以后就不跟河北玩了,我们也能享受到北京的教育和医疗福利?还有,退休金是不是直接跟北京接轨?”

也有人泼冷水说:“咱三个县,雄县是塑料,容城是服装,安新就有个白洋淀搞搞旅游业,都不是啥特别富裕的地方。政策里都说了,建设首都副中心是千年大计,你想一步登天?你可且等着吧。”

滨河丽景花园项目五证齐全,建设接近尾声,在2016年10月被查封,项目至今没有复工迹象。

“保密工作太好了,连县领导都不知道”

容城县人大干部肖立向本刊记者回忆,容城房地产跟河北其他地方类似,很多都是的五证不全就往外卖的,当时刚整顿的时候,说是整顿违法用地、违法建设项目,大家也没觉得奇怪。后来,管控升级,上级要求县、乡、村三级抽调人员组成驻村和社区工作组,把所有的施工类项目全都停掉了。“最让人惊奇的是,有个村民打算用砖垒个鸡窝,都被拆了。这消息传开后,大家百思不得其解,连鸡窝都不让垒,这到底唱的哪出戏?”

此外,还有户口被冻结等迹象,都让当地人生疑,不知上级部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能想得到的最大政策好处就是成立白洋淀市或者白洋淀科技城了,别的,想都不敢想。”

从容城到安新的一条路上,街道两边的很多建筑接近完工,但被禁止施工。

安新某局局长向本刊记者证实,成立雄安新区的消息,“不要说一无所知,就是我熟悉的县领导都蒙在鼓里。这保密工作做得真是太好了。”

让肖立意外的是,就雄安新区公布当晚,就在政府查封房地产项目的前提下,该县边缘某某花园项目在深夜对外销售,售价高达一万八,而且宣称第二天要涨到一万八。要知道几个月之前那个项目卖五六千都没人买。

3月28日前后,带有“中央委员会”抬头的文件意外流出,河北本地媒体采访了保定市民政局,该局表示并未收到类似文件。后来还有更多解读称该文件不够专业,“国家级新区的批复是国务院的事情,怎么会有中央委员会?”没想到,就在辟谣报道发布第二天,雄安新区横空出世。

河北快速响应,将雄安新区列为全省“一号工程

消息发布当天下午,河北省委召开全省领导干部会议,部署落实雄安新区建设事宜。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称,全省上下一定要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把规划建设好雄安新区,作为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的实际行动,作为河北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头等大事,作为提升河北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重大机遇,主动服从服务大局,全力以赴做好工作,切实担负起党中央赋予的光荣使命。

当天,河北省委常委,省政府副省长、党组副书记,河北行政学院(河北管理干部学院)院长,雄安新区筹备工作委员会临时党委书记。

2日上午,保定市委也召开扩大会议。会上,保定市委书记聂瑞平称,雄安新区建设是重大国家战略,是全省一号工程。设立雄安新区对保定是天大的喜事、好事、盛事,必将给保定带来全方位机遇,促进保定高端发展、转型发展、跨越发展。

购房者都吃了闭门羹

安新城内北城枫景的售楼部被查封。

2日上午,从双向八车道的京港澳转入荣乌高速,车道明显变窄,车流量明显加大。在容城高速出口,四条通道都不足以快速分流车流,现场一度出现了拥堵。

在安新县城里飞驰而过的外地车中,京津石三地占据主流。记者在前往县城路上,发现大量未完工楼宇都已停工。进入县城,北城枫景、佳合园等项目售楼部都被贴了封条,张贴时间为今年2月27日。门口贴的“致广大购房户的公开信”中说,房地产项目必须五证齐全,房地产企业不得销售“五证”不全项目。

城内一处接近完工的地产项目“滨河丽景花园”的工地大门也被查封。该项目的开发商方面向《凤凰周刊》记者表示,工地是去年10月份被查封的,“没任何违法行为,项目五证也齐全,基本上都卖完了。”据其介绍,项目停工时还以为是因为雾霾不让干,后来没想到一直停到现在。一位当地人士称,查封售楼部跟是不是“五证齐全”关系不大,“一些合法项目也被查封了”。

在雄县,大批来自京津石等地的购房者向各个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售楼部呼啸而去,但是等待他们的都是闭门羹。一位从石家庄赶来的王女士称,看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就跑了过来,但有报道说这里停止了房屋买卖,就想捡个漏儿,但没想到和她一样想法的人很多。“这不,政府也不让买了,就是买了也不保险。”对此,王女士十分失望。

尽管各个售楼部门口贴满了封条,但是仍不时有人过来逡巡,等待奇迹出现。

网上流传的一部自称雄县房地产管控队伍官员的人士称,自从2016年5月份,当地就有大量五证不全项目被查封。他指着周围的建筑工地说:“你看看这些塔吊,有干着的么?”他表示,当地不只是停止交易,“根本就没有房子可卖”。至于部分村落兜售的小产权房、新民居项目,他表示,将来拆迁补偿是按户口给的,你不是这的户口,拆迁不会补偿。“别相信黑中介忽悠,将来上了当,后果自负。”

本刊记者调查发现,未到傍晚5点,多个酒店都停止了网上预订。一家知名连锁酒店向本刊记者说:“现在标间价格399元。”而此前该酒店标间价格仅仅为129元。

《凤凰周刊》记者/郭天力 编辑/李克难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免费建站